地址:广州市黄埔大道西76号富力盈隆广场3201-02室
电话:020-38105659
传真:020-38105655
E-mail:vip@hainahr.com
新《劳动法》的药能治好临时工的病吗?

来源:南方日报网络版 

    7月1日起,新修订的《劳动合同法》将正式实施。新政最大的亮点,就是明确规定了“临时工”享有与用工单位“正式工”同工同酬的权利。新的《劳动合同法》规定:“用工单位应当按照同工同酬原则,对被派遣劳动者与本单位同类岗位的劳动者实行相同的劳动报酬分配办法。”

    近年来,我们看到与公务临时工有关的负面新闻不少。此前曝光的延安城管暴力执法事件,踩人者夫妇被披露身份是临时工;安徽淮北一高三学生因拍摄城管暴力执法视频被四个城管暴打,其中有三个是临时工;温州公车撞死人曝光后,驾驶员是临时工等等。这说明,临时工在招聘、管理环节上存在着制度漏洞,一些临时工素质确实亟待提高。网友则戏称:坏事都是临时工干的。

    一面是对暴力、渎职的指责,另一面是对公务临时工生存状况的同情。临时工的收入远低于正式工,甚至只有后者收入的三分之一。由于在单位中地位低下,临时工不得不从事系统内最苦、最累的工作。一旦出事,就立马被抓出来当挡箭牌,让有关部门推卸责任。有这样一段话这样形容“临时工”:他们是犯事儿的,也是扛事儿的;他们是干活的,也是顶雷的;他们有时候是真的,有时候是假的;他们是壁虎的尾巴,也是鸵鸟的屁股;他们是炮灰,他们是盾牌……收入低下、地位卑微、工作强度大、动辄成为替罪羔羊,这就是临时工生存状况。

    正是由于这种卑微的角色,让公务临时工陷入二律背反——有些人为了生计不得不各显神通,甚至发明创造罚款创收门路,比如“钓鱼执法”、“养鱼执法”、违法甚至敲诈勒索。有些临时工因为在现实中感觉憋屈,就在外面泄愤,比如一些城管对小贩拳脚相向。借助公权力寻租、肆虐,成为某些公务临时工的谋生之道。相关领导虽然知道情况,但若没有人追究也不会及时制止,任其经营“小算盘”。由此,公务临时工成为可恨又可怜的社会群体。

    如今,新《劳动合同法》出台,规定了临时工与正式工同工同酬。这值得欢欣鼓舞,毕竟在维护劳动者权益、保障劳动者尊严等方面,该法都有重大意义,同时也创造了更合理、更公平的用工环境。在通往社会公平公正道路上,中国劳动制度迈出了重要一步。但是,收入上的平等,能从根本上改善现存的公务临时工问题吗?即使收入等同,但他们地位低下、缺乏上升通道等问题依然突出,由临时工执法带来的公权力寻租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公务临时工仍是社会乱象的根源之一。

    因此,在实现临时工与正式工同工同酬的同时,也需要启动行政单位用人制度改革,让公务临时工逐步退出历史舞台。公务临时工广泛存在的重要原因,是政府人手不足。根据全国政协委员和国务院参事任玉岭在2011年拿出的数据,中国在编公务员与民众的比例达到1:26,即是说,26个民众中就有一个官员,该数字超过很多西方发达国家。为什么这么庞大的行政机构,还依然说人手不足呢,原因是“政府包揽一切”的旧式管理思维在作怪。社会建设理论证明,政府管不了的,就应当交给社会。“小政府、大社会”是较好的社会管理模式,政府适当放权,更能激活社会活力。华东政法大学教授蒋德海就指出,可以考虑以志愿者取代公务临时工,“逐步用志愿者取代公务临时工,不仅能有效克服临时工非法治化的缺陷,也是我国民主法治建设走向深入的重要举措。”

    对于问题多多的公务临时工而言,这部新《劳动合同法》并不是根本解药。政府改变管理思路,学会放权,精简机构,重整队伍,才是破解公务临时工悖论的有效途径。

版权所有 广州海纳人力资源管理有限 技术支持:永孚科技
CopyRight By GuangZhou Haina Human Resources Management Co., Ltd
betway必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